Walhi

Open Letter to Bank of Chinese


中国银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复兴门内大街1号100818

电话:(86) 010-66596688

传真:(86) 010-66016871

 

关于:中国银行对 Batang Toru水电大坝的投资

尊敬的中国银行行长陈四清先生:

我们写这封公开信,是因为贵行尚未就我们对Batang Toru 水电大坝的担忧做出反应。贵行在资助这一大坝的建设。虽然自2018年5月起,我们曾多次向贵行表达我们的忧虑,但迄今为止仍未得到任何有意义的回复。 该大坝建成的话,很有可能造成新近发现的塔帕努里猩猩物种的灭绝。这种猩猩地球上现在只剩下不到800只 。

我们希望中国银行本着习近平主席和谐一带一路的愿景,愿意与我们积极正面合作。虽然一带一路给印尼带来了机会, 类似本案的部分带路投资,却没有在中国中央政府承诺和推动的“双赢”和“互惠”基础上进行 。

相反,与印尼公民和社区实际发展需要和利益不一致的那些中国投资,使很多地方社区越来越感到隔阂与不满。这些中国投资非但没有促进“生态文明”,而且在摧毁著名的生态系统。Batang Toru 大坝项目就是一个例子。

在此,我们代表当地社区,本着支持拯救该地区很多绝无仅有的濒危物种的精神,恭请中国银行中止、取消向其客户PT. 北苏门答腊水力能源公司(PT. NSHE 或项目其它相关开发商(比如中国水电)的贷款,或要求其立即偿还已发放贷款。

印度尼西亚环境论坛(WALHI) (北苏门答腊)坚决反对 PT. NSHE开发的 Batang Toru 水电大坝工程。Batang Toru大坝将会切断苏门答腊和塔帕努里猩猩栖息地Batang Toru 森林、西区(Western Block)和东区(Eastern Block)之间的走廊 。建设大型隧道(直径为10米)

 

的计划,将会导致13公路的原始森林被砍伐,并要求在原始森林里建设检修公路。 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EIA)在生物多样性、环境、地球物理、社会和累积影响的评估方面,都存在重大缺陷,甚至包含有一个伪造签名。因此,我们已对北苏门答腊省长提出了起诉。此案目前正在进行。

我们已向国家行政法庭提交了专家说明和证言,描述项目如何违背印尼宪法以及如何构成了重大环境和社会风险。据反对PT. NSHE项目的证人们所说,印尼和国际专家们一直都在谴责项目未能遵守印尼法律、未能考虑在当地建设大坝的主要地质和工程问题、未能考虑其对生物多样性产生的不可逆转的影响。 以下我们列出印尼法律和生物多样性专家在听证会上提出的主要观点:

  1. 加查马达大学(UGM)宪法教授 Denny IndrayanaH.法学硕士、哲学博士)

Indrayana 教授对良好政府总原则(AUPB)进行了解释。AUPB是政府官员发布/采取行政决定和/或行动时使用的原则,也是法定要求。 根据AUPB 原则,如果公司业主在公众咨询时没有吸引当地社区的介入,就违反了有关环境执照的2012年政府27号法规(Government Regulation No. 27 of 2012) ,以及有关环境影响评估(EIA)和环境许可过程中社区参与指导原则的2012年环境部长17号法规(Minister of Environment No. 17 of 2012) 。根据这些法规,EIA文件中,也必须包括实质性的野外景象研究, 以确保所有依赖这些野外景象生活的生物的利益。在Indrayan教授看来,业主 PT. NSHE未能充分满足有关公众咨询和环境影响分析与许可的这些法律要求 。

  1. 万隆理工学院勘探和工程地震学教授Eng.Ir. Teuku Abdullah Sanny博士

Sanny 博士说,苏门答腊岛尖端,尤其是 Aceh 和北苏门答腊,具有印尼最大的断层区。这一带位于红区,又称火环。这一高度活跃的火山和地震断层区也正是 Batang Toru 大坝拟议建设地点。任何座落在火环的项目,都必须做出详尽、仔细的研究,以确保该地区的安全和可持续发展。 Sanny博士还强调说,大坝建设具有高风险。 为了安全开发此地区,必须对人类、空间、环境和自然、社会等所有方面都做出详尽研究,而且这些研究不能急于求成。他还说,EIA应当考虑地质和地球物理问题。 日本就曾因低估了活跃断层的多米诺和累积效应,经历过很多问题。比如,在日本,一次地震发生几分钟内,基础设施都被摧毁。这是因为那些基础设施项目从未进行过地球物理研究。 Sanny 博士也把该信息传达给了佐科Ÿ维多多总统,并敦促对Batang Toru 大坝项目做出仔细分析。

  1. 利物浦约翰Ÿ摩尔斯大学(Liverpool John Moores University)灵长目生物学教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灵长目专家组类人猿分组副主任Serge Alexander Wich博士

Wich博士解释说,在继续大坝建设之前,必须由动物或植物学家对濒危塔帕努里猩猩物种做出分析。 他作证说,塔帕努里猩猩数量的下降,直接受到了金矿建设、水坝建设、以及公路开放(开放这些公路促进了偷猎塔帕努里猩猩的行为) 的影响。 讲到把塔帕努里猩猩迁移到其它地方的可能时, Wich教授强调,这一计划不可行,因为塔帕努里猩猩在其一生中有不同的、相互重叠的家园范围。 比如,雄猩猩估计每天活动范围在100到500公里,而雌猩猩的可能会小些。这意味着迁移计划实际上会减小其活动范围,导致其栖息地的丧失, 从而危害塔帕努里猩猩的遗传多样性。 有限的食物来源也是迁移计划所带来的一个风险。也就是说, Wich博士的看法是,迁移不会导致对塔帕努里猩猩的保护,反而有可能进一步危害其生存能力。因为塔帕努里猩猩是迁徙生物,我们也无法保证它们能在迁移地居留。据Wich博士讲,塔帕努里猩猩只会在它们感到舒服的地方建立家园。塔帕努里猩猩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 列在濒危物种红色名单上。其数量之少说明我们迫切需要确保其生存 。

  1. 北苏门答腊大学森林学教授Onrizal S.Hut (科学硕士、哲学博士)

让人震惊的是, Batang Toru 大坝的EIA 包含有一个伪造签名。而正是这一签名使得EIA得到了批准。 Onrizal先生被列为EIA的编撰者, 但他并没有核准或撰写Batang Toru大坝最新的EIA。他在法庭上作证说, 当前EIA上他的签名纯属伪造,因为他并没有参与2016年EIA附录的撰写工作。 Onrizal 先生只参与了2013年进行、2014年发布的首次环境影响分析,但从未参与过 Batang Toru 大坝使用的当前EIA的撰写工作。该EIA包含有2016年撰写的一个单独的附录。 他强调说,EIA的以下部分不是由自己撰写或核准的:1)2016年第15章附录有关Batang Toru大坝区域地面动物的总结说明; 2) 第III-16页3.9表与哺乳动物相关的说明;3)2016年 Batang Toru hydropower AMDAL的撰写;4)与生物多样性相关的解释。所有这些部分都不是由 Onrizal先生做出的。他明确声明,Batang Toru大坝工程2016年EIA附录上他的签名是伪造的。

我们知道中国希望建设一个绿色、互惠的一带一路计划。我们也知道中国的银行和公司与东道国社区和机构一样,在此过程中起着关键作用。

然而,当中国支持的项目在摧毁最近发现的、濒危猩猩物种的唯一已知栖息地、剥夺当地社区土地和生计,加剧气候变化、并且毁坏苏门答腊最后一块真正的、完整的森林时,上述愿景怎能实现?此外,该项目的继续进行,也会违背中国政府自己的绿色发展指导原则、《绿色信贷指引》等可持续银行政策, 以及一带一路计划的基本原则。

在拯救塔帕努里猩猩和作为其家园的著名生态系统的赛跑中,中国银行可以成为英雄。否则的话,中国银行就在资助第一个可能导致整个一个物种灭绝的一带一路计划。

 

诚挚的,

印度尼西亚环境论坛(北苏门答腊)

执行主任

Dana Prima Tarigan(社会科学学士)

 

 

adminwalhi

Leave a Reply

Alamat email Anda tidak akan dipublikasikan. Ruas yang wajib ditandai *